洋中路原称洋中亭,“文革”期间曾改为阳光路,19世纪末还属于闽侯县。福州解放后,我父亲填的第一本户口簿上的籍贯还写着闽侯县。

  小时候听我二叔说,我家祖籍河南,属于清朝时期移民南下的一部分。我家就住在《洋中路原是“邓半街+沈半街”》一文(详见本报9月5日A8版)中所说的江墘下边,如今工人文化宫后门那条街上。早年我曾祖父是做木材生意的,20世纪20年代,是我家最鼎盛时期,那时“福利木行”在福州家喻户晓,木行的许多圆木都“躺”在江墘下的河面上,这里成了“福利木行”的原木仓库。当时河道最多只有六七米宽,上游是浦东,下游是南禅河,江墘下河边有一条石板路,离我家只有20多米,当地百姓通过这一条石板路到河里挑水饮用。这条河也是当地百姓洗衣、刷马桶的地方,这在现在听起来不可思议,我们家在福州建立自来水厂前,也是靠这条河提供用水。

  洋中路一带有一个很有趣的民俗,叫做“看新人”。每年元宵节晚上,凡是去年正月十六至当年元宵节前新婚的新娘,都要打开大门,梳妆打扮好,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等待一群群看新人队伍的到来。在“娘娘出宫”后,直至晚十二点“娘娘回宫”为止,一群群由年轻人组成的看新人队伍,敲锣打鼓来到新娘家喊着“看新人啰”,他们看到新娘后都很有礼貌地面对新娘说些调皮话,夸新娘子漂亮,或要求新娘为他们送茶、点烟等等,闹一阵就回去了,从未发生什么不礼貌的举动。我11岁时就亲眼见证了我二婶新婚后那一场看新人的热闹场景。

  洋中路最著名的地方就是中段的状元墓。它原是一座并不很高的山丘,因北边山脚下埋有一名状元故称“状元墓”。墓门口有一个高大的牌坊,正中央有“状元墓”三个大字。乘人力车说去洋中路,车夫不一定知道,说去状元墓,车夫就会很干脆地说“好”。状元墓靠北的山丘下有一家粉干厂,生意很好,工人们从水桶里捞起来的湿粉干就晾晒在山顶上。相隔不到40米朝东的山脚下,是一排排用简易的木板搭盖起来的亭子,里面放着许多棺木。状元墓没有后门,只在棺材亭旁边有一条小径通往横街(如今的八一七南路福州八中对面),儿时我到吉祥山的“文山小学”(如今的台三小)上学,抄近路都从这里走。

  福州解放后,政府将状元墓改建成工人文化宫,成为福州人民的休闲娱乐场所,受到市民称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