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全国人民同心同德、众志成城,坚决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之时,一些邪教组织却颠倒是非,包藏祸心,无中生有炮制一些谣言。如境外“法轮功”邪教先是借一名叫“瑾慧”的医护人员之口说截至1月25日武汉已有9万人感染,制造恐慌,然后又炮制出“武汉医生感染病毒晕倒”的虚假视频;又如发源于韩国的邪教“统一教”旗下的媒体《华盛顿时报》发表文章,宣称“病毒是武汉实验室泄露的生化武器”。境内的某些邪教组织也在利用疫情,散布歪理邪说蛊惑人心。

  种种迹象表明,邪教组织借疫情捣乱破坏,无非是想混淆视听,扰乱社会,拉人入教,趁机敛财,干扰影响抗疫工作的开展。实际上,历史上也有不少类似邪教的组织借大灾大难趁机起事、闹事,例子数不胜数。

  南北朝时期的“大乘教”

  据史书记载,中国南北朝时期共有31个疫灾年份,近40%的疫灾与战争、动乱有着直接的关系,其中9次发生在北方地区,18次发生在南方地区,4次南北方都有发生。当时天下大疫,死者无数。

  北朝拓跋魏的一个沙门“法庆”,自称是以“弥勒佛”下界,借机创立“大乘教”。“法庆”以弥勒佛的身份宣称“杀人积功”,叫嚣“杀一人为一住菩萨,杀十人为十住菩萨”。加入大乘教就得杀人,杀人就自动升级,只要杀人,不管他杀的是什么人,老人、妇女还是小孩,教内教友或是官兵百姓,杀人就积功,都升级。信教者最终脱离苦难,归宿是成为佛或菩萨。

  在此歪理邪说蛊惑之下,信徒特别在意自己在组织中的地位,故而个个都草菅人命,也为邪教的武装叛乱创造了有利条件。北魏政权立即派遣大军实施镇压,法庆兵败,法庆及头领百余人被捕斩杀,其他信徒被屠杀者以万计。

  东晋后期的“五斗米道”

  东晋十六国时期共有20个疫灾年份,其中3次发生在北方,15次发生在南方,2次南北方都有发生,三分之二以上的疫灾与战争有着直接的关系。南方疫灾明显多于北方。

  “五斗米道”教主孙恩借此以“信道得长生避瘟疫”引诱他人入教,大批民众被孙恩诱惑,入教成为邪教军。孙恩宣称跟随他的信徒都能得到长生。“长生”的诱惑力太大,于是百姓蜂拥而起追随孙恩,孙恩趁机起事。朝廷派重兵讨伐,加以疫病流行,邪教军大败,孙恩投海自杀。信徒认为他在水里成了仙,是“水仙”,一百多人竟跟着他投水。

  元朝最后一个皇帝是顺帝,他在位三十五年(一三三三年至一三六八年)是元朝历史上疫病流行最多的时期。史书载有十二次之多,平均每三年就有一次疫病发生,死人无数。到顺帝后期,几乎每年都有一场疫病。当时,安徽濠州先是发生旱灾,随后又爆发了蝗灾和瘟疫。

  河北有个农夫叫韩山童,趁乱组建“白莲教”,宣传“大劫在遇,天地皆暗,日月无光”,汇集了许多教徒。元顺帝当政时,荒淫暴虐,国库空虚,物价飞涨,社会矛盾不断激化。教主韩山童认为起事时机已经到来,于是便打出了“弥勒降生”“明王出世”的旗号,鼓动教徒闹事。可是由于准备不够充分,动乱很快就被当局给镇压了,教主韩山童本人也随即被杀死。

  明末清初的“闻香教”“圆顿教”

  明朝末年,由于长期干旱,海量的老鼠互相咬着尾巴、成群结队渡过江河险阻,进入安徽、河南、河北等各省觅食。由于长期旱灾和饥荒,饥不择食的灾民以老鼠为食,由此催生了鼠疫的爆发。当时,整个北方“瘟疫大行,人死十之五六,岁大凶”。朝廷命官左懋第在途中给朝廷上书说,他从天津静海抵山东临清,“见人民饥死者三,疫死者三,为盗者四。米石银二十四两,人死取以食”。

  就在明朝灭亡的前一年,崇祯十六年(1643年),蔓延整个华北的鼠疫又传入北京,“京师大疫,死亡日以万计”,“死亡枕藉,十室九空,甚至户丁尽绝,无人收殓者”。由于瘟疫死亡人数实在太多,当时北京城内甚至出现了有的人户全部死光,甚至连收尸人都没有的惨况。

  河北王森在滦州创立“闻香教”。教主王森编造说,他曾救过一只狐狸,“妖狐感恩,断尾相赠”,咬下自己的一段尾巴送给王森作报偿。狐狸尾巴有啥好处,原来狐尾有异香,王森根据狐狸尾巴创造一宗邪教,叫做“闻香教”。“闻香教”宣称,当世正逢“劫变”,即世界末日,信其教可以获得解脱,借机敛财。王森起初收取供奉,后来王森组织教徒暴乱,被朝廷定为邪教,严加缉捕。嘉庆十九年,“闻香教”的支派“收元教”教徒方荣升鼓吹“三教应劫”,世界末日到来。朝延严令查禁,终于在嘉庆二十年被查获,方荣升及为首35人被凌迟或斩决。

  “圆顿教”是“闻香教”的一个支派,宣扬“一步登天”。创立者姓张,人称“弓长老祖”。随后王伏林成为教主,借“圆顿教”诳骗钱财。王伏林自称有法力,宣称其母及妹原是上天神仙,助他成功,他不怕刀枪,不惧水火,也是神出鬼没神仙下凡,还会点物成金,入教者不愁吃穿,都能暴富。在他的蛊惑下,教民也以正在“行善事”自居,时刻准备着白日飞升,一步登天。然而,敛财已难以满足王伏林日益增长的贪欲,他决定武装暴动夺取政权,教民及被裹胁者2000多人追随。陕甘总督派军围剿,刚一接战,叛军即溃散,王伏林及母、妹均毙命于乱军中,教徒及参战者千余人被杀。

  纵观中国历史,每当出现瘟疫饥荒之时,类似邪教的组织往往趁危作乱,一些人凭空臆造出信仰的神灵和偶像,散布谣言,蛊惑群众,危及朝政,贻害天下。尽管历朝历代皆严刑峻法,武力镇压,但仍难以绝除后患。只要遇到大灾大难等合适的土壤,邪教就会乘势生乱,给社会造成动荡。

  今天的邪教往往是历史上邪教的延续和翻版,在灾难面前,邪教组织伺机而动,竭力渲染灾劫的恐怖性及加入其组织的合理性,意图在大灾大难面前浑水摸鱼,发展信徒,乱中渔利。

  当前,疫情防控工作到了最吃劲的关键阶段,我们相信在党和国家的坚强领导下,一定能夺取这场人民战争的伟大胜利。毫无疑问,任何邪教组织和反动势力的一切罪恶企图只能以失败而告终。

  参考资料

  1.徐焰:《战争与瘟疫》,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

  2.王清淮:《中国邪教史》,群众出版社,2007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