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婷)初次见她,是我到台江检察院控申科报到的第二天,她几乎是风尘仆仆地进了办公室,哑着嗓子,皮肤晒到脱皮,眼里透着疲累,可看到我,还是亲切地询问我何时毕业、家乡在哪、是不是习惯福州的生活,令我一颗初来乍到还略带忐忑的心顿时有了着落。彼时,她被派驻社区协助开展全国文明城市的创建工作,本职工作当然也不能落下,于是我们常常看见她行色匆匆地奔忙在单位与社区之间,接待来访、法制宣传、扮靓社区、关爱困难群众,每一件事情她都做得有声有色,看得出疲惫却从不喊累。她就是台江区检察院控申科副科长,多项荣誉的缔造者,福建省检察机关“执法为民”先进典型、优秀女检察官、优秀接待员——陈舒文。

  可我更喜欢叫她舒文姐。在她身上,检察官的威严和女性的温柔并具,她是每个控申新人可以依赖的大姐姐。控申人大都对“群众工作不好做”深有体会,若是遇到缠访闹访,信访人当时可能思想偏执,听不进劝告,这时,安抚情绪是第一位的,否则后续工作就无法进行。舒文姐常说,“安抚并不同于哄骗”,要注意实事求是,将心比心,引导来访者通过正当渠道理性反映诉求、依法解决问题。她还常常教导我们在接访中要注意规范的语言运用和通俗的释法说理,避免群众认为工作人员在打官腔,继而产生不必要的距离感。她就是这样,在控申这个默默无闻的岗位上,数十年如一日地做着平平凡凡的小事,却是把执法为民的重担扛在肩上。

  我还记得,身患残疾的江西籍女子江某找到我们时那双无助的眼睛。她的儿子本是家里主要经济支柱,因涉嫌盗窃被我院批捕后,妻子离家出走,抛下一双年幼儿女,致使本就十分清贫的一家陷入更加困难的境地。接访后,舒文姐立即与院侦监、公诉等部门沟通,最终在五个工作日内,通过快审快诉的绿色通道,向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并建议对被告人从轻量刑。按说,我们的工作到这个阶段已经结束了,但舒文姐仍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她又自发地慷慨解囊,劝慰信访人江某积极振作,努力把家庭支撑起来。看着信访人含着热泪的感激目光,那一刻,我为舒文姐的敬业和善良而感动,因为,即使没有鲜花和掌声的陪伴,她也可以柔情满怀、春风化雨。

  我也记得,当老林颤颤巍巍地走进我院驻社区检察工作室,诉说他年事已高却孤身一人、疾病缠身又没有住所时,在场的接访人都为他潦倒拮据的窘境深叹了一口气。不能让老人流落无依,舒文姐抱着这样的念头坚定了要帮助他安度晚年的决心,在她的带领下,我们在最短的时间里帮助老人办理了户口簿和二代身份证,会同社区为其申请了低保,又马不停蹄地为他的住房申请四处奔忙,终于调取到相关材料,得到了房屋安置部门的支持。事后,我曾问她:“这又不是涉检问题,我们为什么要花大力气做这件事情呢?”她回答说:“老百姓最简单的愿望就是安居乐业,我们能够做到的其实很少,但即便只是一点点绵薄的努力,我们也要尽力而为。”那一刻,我为舒文姐的坚定和执着而震撼,因为,把简单的事情办好就不简单,把平凡的事情做好就不平凡。

  也许我曾经有过迷茫,那时我以为检察人就应该大展拳脚、大力查处贪腐分子,或是站在公诉席上唇枪舌战、慷慨陈词,可是舒文姐教会我正确看待“平凡”,让我不再“抱怨”和“蹉跎”,令我折服于“修身”和“笃行”的力量。也许明天,我依然是一颗小小的螺丝钉,但因为这样一位老师,我已无惧,我会为着仰望星空的梦想而付出脚踏实地的努力;我也无悔,我会把理想、青春和汗水毫不保留地奉献给我热爱的检察事业,就像花儿朝着太阳,脚步向着远方!